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摇奖部 > 正文
摇奖部

音乐剧《阴阳师》给剧场提供了什么新思路?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

  《阴阳师》音乐剧的服化道具,都尽力符合原型;主创方面也全部采用日本舞台剧演员(圆图)。

  《阴阳师》这款现象级IP的每个动作似乎都能引发广泛关注。几经周折后敲定郭敬明执导,邓伦、赵又廷等主演的电影版目前正在拍摄中;而在此之前,音乐剧版《阴阳师》已经提前打破二次元与三次元的文化壁垒,并在与传统艺术相融合的尝试中先迈出一步。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,“音乐剧《阴阳师》~大江山之章~”登陆广州大剧院带来5场演出。作为今年演艺市场中最炙手可热的剧目,该剧上半年已经在上海、北京、成都等9城连演35场,场场爆满。在广州启动的冬季巡演,同样吸引了大批观众前往。二次元游戏“破壁”走进剧场,也成为一个值得探讨的现象。

  作为一款现象级的优秀手机游戏,《阴阳师》就认知度来说早已“出圈”。“《阴阳师》~大江山之章~”的剧情,是根据游戏内容进行的二次创作,选取了角色“鬼切”的故事进行拓展。剧中登场的游戏人物包括晴明、源赖光、玉藻前、妖刀姬、酒吞童子、茨木童子等。剧情环环相扣且高潮迭起,有种看真人游戏的快感。

  这种以真人演员来还原二次元作品的演出方式,业内称之为“2.5次元音乐剧”。其形式源自日本,在日本有较为成熟的发展。近几年国内陆续也引入过《火影忍者》《美少女战士》等人气作品,而在手游界,《阴阳师》则是此种类型的首次尝试。

  在舞台上能否还原游戏气氛以及角色形象,是考验这类型作品成败的关键。借助大量多媒体投影,音乐剧版《阴阳师》在舞台上得以重现游戏的各种特效。而在舞台上肉眼所见的服化道具,也都做到了尽力符合原型。比如晴明的狩衣、酒吞童子的葫芦、茨木童子的鬼手等等一系列重要服装道具以及他们的妆造,不仅在整体设计上,从质感、用料以及造型,都可以说是良心制作。

  演员方面,该剧全部采用日本舞台剧演员作为主创,演艺新星森田桐矢、武藤贤人,宝塚歌剧团前团员兰舞YU等悉数加盟。演员们在打斗场面、日常对话、演唱等方面都注重呈现与游戏中呼应的元素。如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的“挚友情”、 鬼切觉醒、女装茨木等都引起了在场观众的欢呼尖叫和热烈掌声。

  音乐剧的魅力加上广为人知的大热IP,使得音乐剧《阴阳师》实现了游戏玩家与传统演出观众间的互相转化。主办方介绍,很多年轻的游戏玩家都是通过这部音乐剧第一次走进剧场,并且被这样的观看体验所吸引,纷纷表示从此爱上剧场演出。据悉,“大江山之章”上半年巡演票房已突破人民币2500万元,售票比例与上座率均超90%,跟着剧组连续“多刷”的观众大有人在。

  在剧场外,周边销售的火爆场面也成为一景。如今不少音乐剧演出都有周边售卖,但记者在大剧院所见,《阴阳师》演出结束后排队买周边的观众队伍,应该是近年最长的了。“大江山之章”夏季巡演期间共达成了4000万元的衍生品收入额。此外,随票附赠“闪卡”机制(只要玩家现场参加音乐剧,通过门票就可兑换“闪卡”进而获得音乐剧专属限定皮肤),也吸引了很多原本对音乐剧并无了解的粉丝。

  该剧出品人李昆表示:“在《阴阳师》IP的身上,我们探索了娱乐和文艺交叉的可能。”李昆介绍,“大江山之章”演出的选址都在国内一线或准一线城市的标志性剧院,除了希望让一部分受众观剧就像“回家”,还希望“18-26岁的年轻人们也能怀着崇敬的心走进剧院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次演出中,良好的观演秩序也给人留下了较深刻的印象。以往音乐剧演出中屡禁不止的拍照、玩手机等行为,反倒在以新剧院观众为主体的演出中控制到位。出于版权要求,演出谢幕禁止拍摄,仅在第二次谢幕时给了观众短暂拍摄时间,当演员宣布摄影时间结束,在场观众也都很自觉地收起了手机。

  年轻观众如果能因为游戏多走进剧场,接触舞台剧文化,并能培养出对舞台演出的尊重,那么二次元游戏“破壁”走进三次元,对于新一波剧院观众的培养,也有望起到一定积极促进作用。(黄文浩)

  贾樟柯与李敬泽对谈“江湖”:江湖是国人相遇相认相别的地方导演贾樟柯为新书站台,这样的情景并不多见。近日他不仅为作家李敬泽捧场,还在微博上力荐后者的新书:“我用‘天视地听’四个字形容《会饮记》,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文学史上的‘书信共和国’,2019赛季天津泰达vs广州恒大比赛前瞻_。五星推荐。” 在“江湖与柏拉图——李敬泽、贾樟柯对谈《会饮…【详细】

  明星片酬从单剧1.5亿元降到5000万元 天价片酬乱象得到初步遏制“采购的版权成本从最高超过1500万元一集的电视剧,现在回落到800万元以下,自制剧成本主要在演员片酬方面降低,现在顶级演员最高一部剧的限价是5000万元人民币,而以前曾经超过1.5亿元人民币。”近日,爱奇艺创始人、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…【详细】